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闻·博萃

博客·分享·交流·成长

 
 
 

日志

 
 

从神木、看全国,高利祸、该怪谁?  

2013-07-30 14:21:02|  分类: 财经金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中听到,7月15日,神木县发生了一起群众聚集事件。尽管当地政府表示事件系网络散布谣言所引发,关于“神木经济一落千丈”、“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政策将终止”、“县委书记要调走”等传言也都予以了否认,警方还于当日拘留了4名嫌疑人,但还是给人们留下了深深的思考。

       虽说神木事件的动因可能是多重的,但最主要的诱因还是老百姓放出去的钱要不回来。因为在神木,上至资产过亿的老板,下到打工的农民甚至是政府工作人员,可以说几乎人人都参与了民间借贷。一替人看风水的百姓说,他2010年以2分利息从当地典当行借了28万,又以3分利放给煤老板。老板承诺他第二年本钱就能全回来以后就是净赚。但现在煤矿停工,这老先生不仅一分钱没要回来,而且为了还典当行的钱又去找亲戚借,“来回倒,从这借的给那家还了,那家借的给这家了。现在本没有了利也赔了。”

       一位生意做到千万量级的典当行老板郭开营说,现在外面有2800万的连本带息的钱都要不回来。“要回来就赚了,要不回来就赔了。”他的放款对象都是开煤矿开焦化厂、开宾馆这些有实业的人,在今年有一个开宾馆的老板借了他40万后就跑路了。

       最令人担心的是,这个民间借贷资金链缺口到底有多大,就连神木县金融办主任也说不太好统计,因民间投资比较自由,且不少钱又流到外地了,所以“确实没有办法,谁也搞不清楚到底民间缺口究竟多少,有些本地的,有些西安的,有去新疆的,有去甘肃的,有去乌海的,有去三亚的,我们这些地方企业比较多,但是确实没有准确的数字。”
 
       神木县民营经济从“草根”到“三分天下有其二”的蜕变过程中,民间融资确实发挥过不可忽视的作用。但随着经济形势的波动,2012年以来,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已达4786起,涉诉金额达32.17亿元;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涉案金额达43.1亿元。危机似乎还没有停步的迹象。

       事实上,作为一种活跃的民间金融形式,神木并不是个别现象,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可以感受到民间借贷——分明是高利贷的身影。2011年,一份中国企业家认知调查显示,超四成受访企业使用过民间借贷,五成企业还做过民间借贷债主。而社科院发布的2012年社会蓝皮书则显示,中国民间借贷总规模已经超过了4万亿。宁波一位“副县长的儿子都自杀了,就是因为还不起高利贷。(2011年4月6日  中国经济网)”

       显然,民间借贷已严重危害中国社会经济秩序,它在造就了许多一夜暴富、挥金如土神话的同时,也使勤劳致富、守法致富的中华传统美德遭到不应有的抛弃,社会创富伦理和企业家道德因此沦丧。更为严重的是,民间高利贷已经渗透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高利诱惑下,部分党政机关领导参与了高利贷资金筹集、发放和催讨等环节。    

       在本文就要结束时笔者忽然在想,高利贷在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被视为万恶的旧社会的一种标志。没想到在提倡和谐社会的当代中国,曾经臭名昭著、代表剥削和罪恶的这一旧社会的毒瘤,却披上各种合法外衣后死灰复燃,渐成蔓延之势。这到底怪谁?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