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闻·博萃

博客·分享·交流·成长

 
 
 

日志

 
 

维基解密事件的幕后花絮  

2013-07-08 20:20:40|  分类: 国际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西方人的眼中,维基解密只不过是新闻调查领域的一个延伸:两者一样致力于揭露世道中见不得人的黑暗,一样要挑战强权,一样要给弱势群体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英国媒体一边忙不迭地发布美国大使馆往回打的各种小报告,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世界各国的发言人们应对蜂拥而上的记者,他们大多一脸尴尬地对着镜头说“这次的事件……不会破坏我国与美国之间的友谊与信任”……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就有趣了不少。



英国大学生眼中的维基解密事件


  “维基解密”这个词好像是某一天突然就在英国红了起来的。我还记得,那个周一的早晨,回新闻系去上课,每个老师的开场白都是:“要不要聊聊关于维基解密的新闻呢?”下面的同学,也个个两眼放光、饱含期待。

  现在回想,那是2010年的11月29日,正是维基解密网站公布25万份美国驻外使馆发给美国国务院的秘密电报的第二天。其实,这并不是维基解密第一次大规模曝光文件资料,但却是涉及范围最广、引起反响最大的一回。接下来的几天,英国媒体一边忙不迭地发布美国大使馆往回打的各种小报告,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世界各国的发言人们应对蜂拥而上的记者,他们大多一脸尴尬地对着镜头说“这次的事件……不会破坏我国与美国之间的友谊与信任”……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就有趣了不少。

       

       维基解密算不算调查性报道?

       几天之后,英国下议院的例行首相问答时间里,反对党领袖米利班德也搬出“维基解密”中刚泄露的称呼“撒切尔夫人的孩子们”来质疑现政府的经济政策,而首相卡梅伦则很豁出去地回答他说:“我宁可当撒切尔夫人的孩子,也不做布朗的儿子。”--例行问答都是现场直播的,这样的画面播出去,屏幕前绝对会笑倒一片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师在课堂上问我们:“维基解密算不算是调查类新闻的一种呢?”

  我回答说:“不是吧,调查性新闻,需要记者的核实、查证、组织起一个故事、收集方方面面的意见……”

  “这没错,”老师沉吟片刻,又问:“那些出现在报纸上的、经过记者整理之后的关于维基解密的报道呢,它们算不算是调查类新闻的一种?”

  这一回,全班同学都很肯定地说:“是的。”

  只是我觉得很不可思议:“阿桑奇他这么牛,爆这么多猛料,搞半天,原来只是在做一个记者的工作?”

  原来,在西方人眼中,维基解密只不过是新闻调查领域的一个延伸:两者一样致力于揭露世道中见不得人的黑暗,一样要挑战强权,一样要给弱势群体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

  阿桑奇曾经说过:“维基解密发布的每一条消息,都在同时向强权传达另一个信息,那就是你所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揭露和重新审视,而你必须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这样的理念,其实与西方新闻人“扒粪”(黑幕揭露者)的理念一脉相承。

       

       支持阿桑奇就是支持自己

       自从12月1日国际刑警组织发出通缉令,以强奸和性骚扰罪名通缉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开始,大众传媒的焦点就集中到了这个39岁的澳大利亚男子身上。

  他有着年轻的容貌和一头银发,他流离的身世、独特的天赋,以及复杂的经历被一一挖掘出来,一再报道。

  支持阿桑奇的人说,政府本来就不应当对它的人民隐藏真相,一个开放的政府,一个对选民诚实的政府才值得支持;也有人说,那些文件至少能让我们知道为什么在阿富汗的士兵那么不开心了。反对阿桑奇的人则会指责说:泄露那些关于阿富汗军队的文件,会危害当地士兵的生命安全;或者说阿桑奇是一个独裁、刚愎自用、不可与之合作的危险人物……

  林林总总的争议中,从来没有人谴责他本身创办这个网站的举动,顶多只是对他公开资料的方式颇有微词,这是因为维基解密本身所代表的信念“新闻自由”是没有什么好指责的。不仅如此,大家还都有责任去维护。

  所以,在电视中,我见到愿意为阿桑奇支付保释金的赞助者中有记者、教授、律师,有人对着人群说,“这是一个为了最好的理由而不惜面对最强大敌人的人,他完成了一份不同寻常的记者工作,这就是朱利安·阿桑奇”,“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给阿桑奇先生作任何评价,我并不认识他,我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我相信,这关乎信息自由的原则,以及我们所拥有的被告知真相的权利。”

  到头来,大家的争议还是围绕着“维基解密”,几乎忽略了阿桑奇是被指控性骚扰以及强奸罪才遭到通缉的。

  尽管已经被保释,但没有人知道阿桑奇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他会被判有罪吗?会被引渡回瑞典或美国吗?有些人相信,美国保守势力会致力于摧毁维基解密与阿桑奇这个“高科技恐怖分子”,而阿桑奇始终面临着死亡威胁。

  澳大利亚的一家电视台,曾经通过阿桑奇的母亲,向当时尚在狱中的阿桑奇提了一个简短的问题:“这一切值得吗?”

  阿桑奇说:“这样的遭遇不会动摇我的理想,如果说这过程使我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我更坚信我的理想是真实而确切的了。”

  12月19日的《卫报》发表了一篇题为《阿桑奇会为了维基解密而后悔吗?过去的泄密者们说:不会》的评论文章,以阿桑奇从母亲那里得到的这个问题开篇一一历数了美国过去好几位因为“泄密”而惹祸上身的公民的遭遇,最后在结尾处动情地援引其中一位人士的原话说:“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他们可以把我的身体束缚在监狱中,但我的精神、思想、大脑,我会让它们保持自由,这是在我控制范围之内的。”这样的文章,并不能说明阿桑奇的想法,但亦可一窥其背后那些左倾的支持者们的想法与信念。


       谁在为维基解密工作?

       Murray是我们硕士课程中所有导师里最年轻的一个,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满头金黄的头发短促地竖起来,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每周一早上十点都会端着一杯热咖啡准时出现在教室讲他的理论课。

  这个老师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他第一堂课就开宗明义告诉所有学生,他的观念是“左倾”的,就好比他相信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贫富差距应当缩小,政府应当更透明云云。他说得很温和,但是信念坚定,以至于改论文的时候常帮我们把“民主”这个词修正为“西方观念中的民主”。

  有一天,在讨论一则新闻时,Murray顺带提起了他以前的同事:“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某某杂志社吗?我曾在那里工作多年,最近那些旧同事,全都去帮维基解密整理文件去了……”言下大有怅然之意,好似后悔这么早便来此地教书;不然,帮着维基解密整理文件的工作,准也有他一份。

  我不由得仔细打量了Murray一遍,维基解密的背后,就是千百个像您这样的志愿者?

  维基解密并不是阿桑奇一个人的世界,而是靠着许多个辛勤工作的志愿者维系起来的。只不过,除了阿桑奇与有限的几个领导人之外,维基解密的一切,对外界来说,都还是一个谜团。人们只知道,维基解密是由记者、数学家和科技人士所创办的,其成员遍及五大洲。

  维基解密能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并非偶然。它每次爆料的时间、方式都经过策划,以求吸引公众的注意力。本来,维基解密的资料有那么多,一般人根本不会有那个时间与兴趣去逐一翻看,所以它需要许多志愿者来处理这些信息--核实资料、去伪存真、挑选出有价值的部分、组织起来,送往《纽约时报》、《卫报》和《镜报》等合作媒体发表……这一切,其实都是记者最擅长的本职工作啊!

  毫无疑问,维基解密的志愿者中,除了大量记者外,一定也有很多的电脑专家。阿桑奇是澳大利亚人,Murray的那些同事应该是英国人,但他们并不站在国家的立场上,而只是站在公民的立场上。现代科技与知识使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用自己所擅长的技术,对那些大政府、大财团的欺骗行为说“不”,这过程中,没有国籍与种族的区别,只有以弱者去对抗强权的姿态。

  我曾经疑惑过,是什么样的人,会志愿去做这样一份工呢?

  而当我听到Murray云淡风轻地说他原本工作的整个杂志社都在帮维基解密整理资料时,突然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这恐怕也不是我原本想象中多么艰巨刺激的选择,而只是因为认同了一个理念,于是就去照着这个理念做了。就好像那些在寒冷的街头为阿桑奇抗议的人们,那些与阿桑奇素不相识却还为他出巨额保释金的人,他们也都是为了这同一个理念而行动。本来,美国的军队射杀巴格达的平民,关他们什么事呢?但是,如果相信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权利生活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中,这种责任感就驱使着人们不得不做一些什么,去阻止这战争的继续;如果相信纳税人有权知道政府拿着他们的税款在做一些什么事情,那这种信念也会使人去公开这些资料。

  让我惊讶的是,在英国,这种对信念的坚持是如此寻常而平凡的事情,不用多么大义凛然,不用横眉竖眼,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就好像是喜欢这种款式的黑框眼镜,习惯每天早上喝一杯咖啡,想要做一个教书先生……那,就这么去做吧。

  【而无数个平凡人的信念凝聚起来的力量,却可以创造历史。让美国政府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头疼不已的,不是大型武器,不是恐怖组织,恰恰是这样一群各有所长,能用所学知识来捍卫自己权利,并试图去捍卫他人生命尊严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公民们。】从小在集体主义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我看在眼里,真是唏嘘不已。


       维基解密只是信息公开路上的一小步

       学校新闻系的网站上贴出了最新讲座的预告:“作为一个记者,应当如何应对维基解密这个‘新生儿’带来的挑战?毫无疑问,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类似的组织,它们会对新闻的文化有什么影响?媒体要如何适应与发展这段关系?”看起来,许多记者已经开始准备应对新的爆料方式所带来的挑战了。

  据说维基解密的下一个爆料对象是华尔街某家美国大银行。此刻世界各地,应该有许多志愿者正紧锣密鼓地整理与准备着相关资料,这个不断爆料的组织将怎样改变社会?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

  但是我们系头发银白的老教授Keith却只是很淡然地看着这一切的进行,他说:“我想,维基解密不会对公民社会或者政治造成太大的影响。你可以看到,它所踢爆的内容,鲜有真正机密或者危险的信息。政府很快会找到新的办法去保护他们的信息,而所有的新闻记者们也会一直不停地尝试新的方法去找出政府在做什么事情。这样的尝试,在西方社会每隔几年就会发生一次,只是这一次它的规模格外大而已。”

  原来,在他们的眼光中,这次的事件也不过是西方记者在争取政府信息透明的道路上,又再跨出的一步而已。他们所真正看重的,只是那道路本身。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