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闻·博萃

博客·分享·交流·成长

 
 
 

日志

 
 

孙立人——东方的“隆美尔”  

2013-08-01 09:25:49|  分类: 军情军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隆美尔”孙立人 - 惜薪司 - 惜薪司博客    

  

   2个月的密支那攻坚战后,缅北作战中的中、美军队均感疲乏至极,部队亟需整顿。同时,在攻取日军驻缅甸的最后一个据点——八莫之前,休整队伍也非常必要。因此,自1944年8月中旬开始,攻入缅甸的中美军队进行了为期50余天的整训,在此期间,鉴于入缅部队增多的事实,驻印军奉命整编所辖部队,将所部重组为两个军,即新1军和新6军,一对连体“兄弟”由此诞生在了缅甸丛林之中。

   新1军(军长孙立人)下辖38师(师长李鸿),新30师(师长唐守治),第50师(师长潘裕昆);新6军(军长廖耀湘)下辖新22师(师长李涛),第14师(师长龙天武)。原新1军军长郑洞国升任中国驻印军总指挥的副总指挥。

   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蒋介石与史迪威之间就美方援华物资的分配、驻印军的指挥权等问题产生了严重分歧,其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地步。结果,在蒋介石的再三要求下,罗斯福于10月19日从中国战区召回史迪威,换上个性温驯的魏德迈担任蒋介石的参谋长,驻印军总指挥一职则由萨尔登中将接替。魏德迈长期住在重庆,跟随在蒋介石的身边,萨尔登则不谙驻印军情况,因此缅甸方面后期的战事几乎由郑洞国独立主持。

   孙立人这个个性独特,言行不拘又满脑子西化思想的人对国民党军队的这宗那派、尤其是仗势凌人的黄埔系横竖都看不惯,因而造成了他在国民党官场中的孤傲而又孤立的局面。


   继任新一军的军长孙立人一生都写满了传奇

   孙立人1900年出生于皖中名镇舒城。父熙泽,光绪甲午科举人,历任登州知府,登莱青胶道台,山东审判厅长等职,为段祺瑞皖系的重要文职人员。后从事教育,曾任北平中华大学校长。舒城是个文采风流、辉耀江左的人文胜地,年少时的孙立人志不在武,而是幻想当一名建筑工程师,因而通过努力于1914年以安徽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工程师的摇蓝——清华庚子赔款留美预科。预科共八年,孙因病休学一年,因而他总计在清华呆了九年。求学清华期间,爱好体育活动的他擅长当时中国并不普及的蓝球。1921年,第五届远东运动会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中国蓝球队先打败前四届远东运动会的蓝球冠军队——菲律宾队,后又打败东亚新霸王日本人,夺得了本届运动会的冠军,身高1.85米的孙立人即是当时中国队的后卫队员。说来可笑的是,孙立人本人魁梧结实,相貌堂堂,他后来在军中选拨军官时,也依此作为提拨、任用下属的一项标准,不少身材,矮小,相貌一般的人失去升迁的机会,因此对他生出一肚子的怨气。

   清华毕业后,孙立人考取官费留学资格,前往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土木工程专业,一年后,获理学学士学位。令人不解的是,此后的孙立人放弃了自己所爱的专业,而改行研习军事,入弗吉尼亚的西点军校专攻军事指挥。学理科的人学习军事起来同样认真。两年间,西方的军事理论和实战经验,特别是各种武器和车辆、坦克的运用,他都烂熟于胸。阵地战和武器决定一切的观点成为支撑他的作战理论的支点,只是恐怕他未曾想到,武器优胜确实对打击侵略者起过较大的作用,但以之对付革命力量却无多大收获。此是后话。

   1927年孙立人从西点军校完成学业后,因国内政局动荡,遂取道西欧,往英、法、德等国考察军事,2年后绕道日本回国。

   归国后,孙立人先在中央党务学校军训队任学生大队队副。开始将其所学运用于训练学生。不久请调陆军教导师,任上尉排长。因其表现出众,很快又升至少校连长、中校营副、中校营长。1930年,孙调入宪警总队任上校第1大队长,随即在德国顾问的推荐下调至蒋介石的侍卫总队,任上校副总队长。但孙热衷于带兵打仗,对卫队无甚兴趣,这一年,中央银行总裁、财政部部长宋子文成立税警总团,以司稽私之责。宋子文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系,待人处事全然西化,这样,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这位西式作派的蒋家大舅子很快就将目光集中到了孙立人的身上,孙立人乐于从命,由此当上了税警总团的第4团团长,驻防江苏海州。

   这自然引起了国民党内其它各派系将领的惊疑和不满。国民党的军队向有保定系、日本士官系、中央官校系、黄埔系等派别,以蒋家门生黄埔系来说,到1930年他们追随“校长”6年之久,爬升快的也不过为“上校团长”,他孙立人纵使有天大的本事,可他回来1年还不到哇!再说,缉私是个肥缺,人人欲得而怀揣,现在轻而易举地落到了无党无派的孙立人手里,旁人能不妒嫉?何况税警团为财神爷所办,装备、待遇自不用说,且身居闹市,无餐风露营之苦,更无捐命疆场之虞,这一切哪一点不让人艳羡眼热呢?

   他孙立人得到了,孙立人从此就成了众矢之敌!

   而孙立人呢,这个个性独特,言行不拘又满脑子西化思想的人更是对国民党军队的这宗那派、尤其是仗势凌人的黄埔系横竖都看不惯,因而造成了他在国民党官场中的孤傲而又孤立的局面。他亲近美国,他同二战中成为西方名将的校友们,如艾森豪威尔、马歇尔、麦克阿瑟、史迪威等建立起了不一般的关系,蒋介石则依据他和美国之间的亲密程度来选择、弃用他这个在西方受到追捧的人,后来到台湾后爆发的“孙立人事件”,孙立人被解除兵职,软禁家中,就是这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

   当然,孙立人更多的是凭借自己的军功一步步踏上后来的位置的。

   1937年淞沪会战时,蒋介石将其精锐几乎都投入上海战场,税警团亦在其列。温澡浜一战,孙立人身先士卒,近前迎敌,负伤13处,生命一度垂危,幸亏一支前学生献血相救,才脱离危险,并转香港疗伤。

   自香港伤愈归队时,税警团几度扩编,改名,后于1941年11月正式改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38师,孙立人任少将师长,就此步入了国民党高级将领的行列。


   英国人奏军乐,呜炮10响,毕恭毕敬地将新38师迎进了印度

   远征军成立时,新编38师被编入66军张轸部。真正让孙立人崭露头角,声名大震的就是入缅后不久发生的仁安羌之战;随后,由于远征军的指挥混乱,孙立人部和远征军的大部只得分途朝西、北撤退,第5军的第200师等损兵折将回到祖国,而新38师则完整地撤往印度列多。令人回味的是,当孙立人率部到达印度边境时,英印边防军竟要求新38师解除武装,以难民身份进入印度。不久前刚救过他们的命,现在他们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孙立人的愤怒可想而知!

   “加强警戒,准备战斗!”孙立人下达了作战命令,英印军也陡地紧张起来。

   刚巧被新38师在仁安羌解救过的英军第1师师长正在该地住院疗伤,听说此事后,这位师长立马告诫他的同胞:“这是一支能打仗的中国军人,不信你们看看吧!”英国将领将信将疑地来到新38师的营地,孙立人则摆开架式迎候他们:营房门前,一支由200名精壮士兵组成的仪仗队齐刷刷地如两堵墙壁立在道上,军装虽破却干净齐整,枪械虽差却擦得铮亮,队列前面的2门迫击炮和4挺重机枪更是威风凛凛地张着大口看着英国人!英国将领大为惊异:他们见过的那些从缅甸溃败的英军官兵,别说枪炮,就连衣服裤子也都扔在了逃跑的路上,不少人只穿着裤衩逃回,而中国人硬是将迫击炮重机枪都扛了过来!

   “你们怎么把这些都扛了回来?“一个英国将领指着迫击炮不解地问。”武器是我们的生命,人在武器就在!“中国士兵挺胸答道。

   英国人这一下子彻底信服了:武器是他们的生命,你要他解除武装,放下武器,他们能答应吗?

   英国人的态度因此大变,第2天,他们奏军乐,呜炮10响毕恭毕敬地将新38师迎进了印度!

   《泰晤士报》为此专门发文赞道:“从第一次缅甸战役开始,第38师及其才华横溢的师长应运而生,建立了他们的声望。除了仁安羌之役外,英勇能干的孙立人还有另一次卓越的成就,就是率领第38师越过青岭,成为完整的战斗队伍,纪律和军心士气丝毫不受损折”。隆美尔是希特勒的名将,在北非战场上曾让盟军吃尽苦头,他善于利用武器装备之便快速作战,奇正并用,有“沙漠之狐”之称,《泰晤士报》则将“东方隆美尔”的桂冠送给了孙立人。

   如此战绩,加之盟军方面的赏识,孙立人担任新1军的军长自是水到渠成的事。从国民党的军史来看,孙立人的提升速度是惊人的,即便在黄埔系中也是不多见的。从留学归来任排长至军长,孙氏用了14年的时间,这与黄埔系中升官第1号种子选手胡宗南担任军长时所经历的时间完全一样!

   当俘虏被带到孙立人的面前时,孙皱着眉头对身边的人说:“这些狗杂种!把他们交给交际处审一下,凡到过中国的,一律枪毙!”

   10月初雨季刚过,中国驻印军在英、美军队的协作下,分3路南下,合围中印公路上的战略要地八莫城。

   八莫为敌侵犯我滇西的后方基地,进退得失事关缅北及滇西全局,弃守密支那后,敌即集中残部加强此城的防备,总计麕集在八莫城周围的敌军有第2师团的全部和第18师团及第56师团的余部,大约3万余人。因而八莫郊外,沟壑纵横,城内街巷,遍布堡垒。

   10月16日,新38师发起攻城战。不料一交上火,敌即以猛烈火力立体顽抗,新38师激战竟日而寸土未得。汲取密支那攻略战零敲碎打、指挥摇摆的教训,孙立人以果敢决心,利用“飞虎队”的69航空大队的绝对优势,次日调整部署,陆空协同,步炮协同,然后,以战车掩护步兵逐点歼灭敌人,一举将敌压迫至城内。退入城内之后,敌负隅顽抗,一室一舍的争夺都至为惨烈,“飞虎队”则以500磅甚至1000磅的重型炸弹日夜狂炸日军阵地。20天后,敌军阵地几成齑粉,八莫城终于被攻破,日军除少数窜逃南坎之外,大部被歼,一部被俘。

   受武士道精神的毒化,日军官兵甚为死顽,战败之时或以刀剑切腹,或以炸弹自爆,活俘仅百余人。而当这些俘虏被带到孙立人的面前时,孙皱着眉头对身边的人说:“这些狗杂种!把他们交给交际处审一下,凡到过中国的,一律枪毙!”交际处是新1军对外联络的翻译机构,第18师团在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中是日军的主力部队之一,其官兵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现在落到孙立人的手上,自然在劫难逃。

   攻克八莫之后,新1军和新6军乘胜追击南坎之敌,日军如惊弓之鸟,相继放弃南坎、畹町,缅北失地遂为我军全部收复。

   此前的1944年,为配合缅北战役,驻守在滇西的另一支远征军在卫立煌将军的指挥下,于5月11日强渡怒江,一个月后占领龙陵,并继续向南横扫龙陵至芒市一线的敌人。

   1945年1月27日,滇西远征军与郑洞国、孙立人、廖耀湘部会师于畹町附近的芒友,至此,中印缅公路全线打通!浴血苦战的远征军终于实现了战前的预定目的!数以千计的载重汽车,装载着大批的军需物资,终于能够通过这条用4万多官兵的血肉筑成的公路,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内地,支援中国人民赢得抗战的最后胜利。

   有趣的是,这条中印缅公路打通之后,蒋介石却取了一个让人看不懂的名字:史迪威公路。远在美国的史迪威得到这一消息后,一脸鄙夷地说:“我不同意!”


   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

   此后,新1军和新6军勇猛南进,3月8日攻下腊戍,3月23日占领南图,24日轻取细胞,27日克复猛岩,日本人惊呼:“支那军归国心切,锐不可挡!”缅甸战役至此大获全胜,全部结束。

   不久,湘西雪峰山地区战云密布,日本第20军欲在此地孤注一掷,与我作殊死一搏,新6军因而被调回国内作我军总预备队,而新1军则留在腊戍直到日本投降。

   抗战胜利后,人们对新1军在第二次缅甸战役中的战绩作过一次详细统计,得出的具体数据是:

   击毙日军联队长以下官兵33000余人,打伤日军75000余人,俘虏日军大尉以下的官佐323人,缴获大炮186门,战车67台,汽车552台,攻占公路646英里(约1140公里)。

   新1军则伤亡17000人。

   这种战绩是抗战期间中国所有军级编制单位中最为优秀的,新1军以其煌煌战功赢得了“天下第1军”的美誉。

   孙立人则被称作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文章摘自:蒋介石五大主力兴亡实录 作者:张军 宋凯 湖北人民出版社


东方隆美尔”孙立人 - 惜薪司 - 惜薪司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