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闻·博萃

博客·分享·交流·成长

 
 
 

日志

 
 

蒋介石武山庙抽签内情  

2013-08-04 11:59:49|  分类: 蒋宋孔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9年初,蒋氏自知在大陆的气数将尽,遂于1949年1月21日正午,约宴五院院长,正式宣布“引退”,下午2时,又在黄埔路总统府官邸召集国民党中央常委临时会议,出示他和李宗仁的联合宣言,称:

       战事仍然未止,和平之目的不能达到,人民之涂炭,曷其有极。为冀感共产党,解救人民倒悬于万一,爰特依据中华民国宪法第四十九条“总统因故不能视事时,由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之规定,于本月二十一日起,由李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

       蒋以无限悲伤之情离开了中常委会,驱车至中山陵拜谒。蒋氏肃立于孙中山先生灵前,默然无语。是日午后4时10分,蒋介石乘“美龄”号专机,从南京明故宫机场起飞,起飞后,蒋氏吩咐驾驶员依复恩,于南京城上绕空一周。真可谓: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5时25分,蒋的专机降落在杭州笕桥机场。随蒋氏同行的有陈诚、汤恩伯、蒋经国、俞济时等。次日,蒋氏原班人马飞抵奉化栎社机场。

       1月23日,蒋介石一行到了溪口,蒋深知此行为最后之别了,遂以进宗谱为名开祠堂门祭告祖宗,摆宴招待族中父老。明朝的王守仁在政治上失意后,也曾隐退溪口,漫游雪窦寺,并赋诗云:“平生野性多违俗,长望云山叹式微。暂向溪流濯轩冕,益怜萝薜胜朝衣。”蒋此时的心境,自然比王守仁要差。前方战事接连失败,他的嫡系部队都在土崩瓦解,连他最亲信的首都警卫师王晏清师也反了水,蒋心如油煎,但他毕竟非同常人,仍镇静如常,每天带着孙儿孙女儿子儿媳,到亲戚家辞行。他到了葛竹外婆家,拜望舅父王巨贤。王巨贤把全家叫出,同蒋氏见面。王有5个孙女,大的18岁,小的10岁,一齐向蒋问好。蒋又高兴又不好意思地说:“伯伯没带色花给你们。”“色花”是奉化土话,意思是大人给小娃子们带的糖果之类的礼品。蒋对其舅父说:“我已把总统之位让与李宗仁了,准备上五台山去修行,不染红尘了。”

       蒋介石与舅父告辞后,又到岩头外婆家扫墓辞亲。大舅母招待蒋等吃饭。席间,蒋对大舅母张定根说:“我们就要走了,你们是不是也跟我们一起走哇。”

       大舅母问:“到哪里去呀?”

       蒋经国说:“到该去的地方。”

       蒋介石却没有再回答,脸上露出难过之神色。

       蒋氏看罢亲属,便每日带着孙儿孙女儿子儿媳等,携杖遍游溪口名胜古迹,有时仰止桥观瀑,有时在碧潭观鱼。蒋料定此次一走,必杳无归期,因此,凡与他关系密切之处他都到了,尤其是母亲的坟墓,蒋多次到那里默祷,愿母亲的阴灵相祐。到了桃坑上祭扫了父亲之墓。到了奉化城,游了城中的中塔、岳林寺及其他一些寺庙。又去了宁波方向,看了天一阁、金峨寺、天童寺、育正寺,向寺里的和尚施舍了香金。还在天童寺韦驮菩萨前求了一签。卦签语为“鹰鹊同林”,其象曰:

       鹊遇天晚宿林中,不知林内先有鹰。

       虽然同处心生恶,卦若逢之事非轻。

       这一卦,使蒋更加心重。他对左右心腹说:“这鹰一定是李宗仁无疑了。”

       蒋介石离开了宁波,又间道至小盘山,辞别先祖蒋摩珂墓,其伫立墓前,依依不舍。蒋之足迹遍访了奉化各地的蒋氏宗祠,足迹遍及三岭、楼隘、沙栋头、葛岙等蒋姓聚居的村落。

       过了春节,蒋吃了3天的素,恭恭敬敬地到溪口武山庙祈神求签。蒋氏每有大事不决时,常到武山庙中求神问卜,西安事变消息传到溪口时,蒋的发妻毛氏曾到庙中求签,得签语为“秀才出门,状元归家”。事后被人解释为“秀才出门”是指蒋介卿出丧,“状元归家”指蒋氏父子平安回家。所以,溪口人都说武山庙的签很灵。

       蒋介石进了大殿,恭恭敬敬地点了香,给菩萨叩了头,而后摇动签筒,立时,一根签即从里边掉了出来。侍卫王世和连忙拾起签。蒋介石一看,不由皱起了眉头,原来上面写道:“大意失荆州,关公走麦城。”还断曰4句话,为:“求名不遂,出师不利,灾病不除,破财失意。”王世和见了,也惊出一身冷汗。连忙示意庙祝再换一签。庙祝见蒋与王世和脸色不好,急又取了一签,王世和也顾不上看,又递给了蒋介石。蒋看后顿时脸色苍白,原来签语上写着两行字:“困居长坂坡,失陷落凤坡。”断曰的4句话为:“出师不利,求官不得,丧妻失偶,早寻退路。”

       这种广意的签文,对一般失意之人都能适用,而对今日蒋氏来说,却不亚于五雷轰顶。王世和看了,说:“总统,再抽一签吧,凑个三数。”

       庙祝又捧过签筒,蒋虔恭地摇了一会儿,又一支签落地,蒋看时,惊得手都发抖了,原来签语上写的是:“刘先主遗诏托孤,降孙皓三分归一。”

        蒋何以见此签语而惊得发抖?只因这签语之意太不吉利了。刘先主即刘备,刘备率军讨伐东吴,被陆逊火烧连营,全军大败,刘备气恼下病死白帝城,死前托孤于诸葛亮。孙皓乃孙权之子,降于司马氏,使司马氏统一了天下。蒋氏正为国民政府大厦将倾而忧心如焚,见这第三签比前两签内容还凶,自然惊得手发抖了。连断曰之句也不看了,将签递给了王世和。王世和看了,也心惊肉跳,连忙安慰说:“这种事,不信则无……”

       蒋介石喝了一声,打断王世和的话:“不许乱说!武山庙菩萨是极灵的!”

       蒋氏自武山庙抽签之后,心情更加不好。数天后,刚好是蒋经国40岁的生日,按理说应当大贺,然国民政府已处于风雨飘摇之际,便一切从简了。蒋介石自知自己的气数已不行了,把希望放在了儿子身上,特地为儿子题了一块祝寿匾额,上书“寓理帅气”四个大字,并于旁边写了一段跋文,为:

       每日晚课,默诵孟子养气章,十三年未曾或间,自觉于此略有领悟,尝以“寓理帅气”自铭,尤以寓理之“寓”字体认深切,引为自快,但不敢示人。余以经儿四十生辰,特书此以代私祝,并期其能切己体察,卓然自强,而不负所望耳。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四月十二日,中正题并跋。

       蒋介石这次在溪口住了3个月,武岭学校校务长施季言见蒋氏心境极不好,为调剂一下生活气氛,特意从南京请了一个京剧班,在溪口演了一个多月的戏,然这些均无法改变蒋氏的忧烦。

       1949年4月21日,解放军打过了长江,蒋介石仍留在了溪口。4月25日(农历三月二十八日),蒋介石、宋美龄同俞济时、施觉民、石祖德离开了溪口,临行前,溪口的父老为其送行。时有人问他何时再回来,蒋一言不发,只伸出了3个指头。对蒋之意,人们只能乱猜了。5月6日,蒋等去了台湾。


(摘自《民国官场迷信实录》 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刘秉荣/著)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